仙剑奇侠传五 典藏版
复制网址 - 字号[|] - 收藏 - 阅读:2,704
雅塑奥利司他胶囊 36粒 男女抗肥胖减肥药品

回忆仙剑

日期:2010-04-16 12:08 作者:周紫

  六岁那年,看表哥玩电脑,荧幕上的小人,在模糊泛黄的画面中走来走去,碰妖怪,砍妖怪,不知所云。只觉得那些小人好美,青蓝小衫的赵灵儿,长鞭紫衣的林月如,永远跟随着一个叫李逍遥的男子。后来,叫林月如的女子不见了,来了个白苗少女阿奴。当懵懂的我还未明白剧情,灵儿也走了,于是在我六岁的脑海里就清晰地留下这样一幅画面,依旧是泛黄的荧屏,绘出漫天白雪的样子,白苗少女吹笛与逍遥告别。皑皑的白雪,留下一个人的孤独脚印,逍遥的心许是冰若死灰吧。在飞雪会模糊双眼的时候,他抬头,竟看见一片红霞,月如撑伞站在银树下,怀抱里抱着李忆如,微微泛红的脸颊是这片雪地里的唯一温暖,好像在说:
“呆瓜小贼,等你,很久了啊……”

  就是那时,让我知道什么叫悲而不伤。

  等到出了新仙剑的时候,我才真正去自己玩游戏,不再守在表哥旁边。边玩边寻找旧版的影子,我明白旧版的画面与现在比起来,实在不好,夸张地说就是马赛克,但总是隐藏着许多温暖的感觉,在记忆里朦朦胧胧的,倒映在新版里。是新仙剑为我呈现完整的剧情,我始终无法成为一个元老级的仙迷。

  关于新仙剑,我记得我在那超级变态的迷宫里绕来绕去,最怕走将军塚,觉得僵尸可怖,画面暗沉。而结局的动画,也细腻了很多。我看见灵儿单薄的身影冲向拜月,背对着他的丈夫,留下襁褓中的婴儿,泪洒漫天,一瞬间的生离死别。风平浪静后,灵儿的天蛇杖从空中缓缓落下,立在山崖,守护千千万万的人民。这让我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了,那个在仙灵岛不知世事的天真少女,正是因为善良与逍遥相识,相知,相爱。她可曾知,会有那么一天,不得不去面对相离,不只因是天生女娲的宿命,还有那最初的原因,善良。是天下苍生太伟大,还是男女之情太卑微。而或许是我太浅薄,很久之后才觉得,爱与苍生在灵儿心中都是同等的,所以她死了,留下的,是最好的答案。至于她是平凡的女孩,是逍遥的妻子,是忆如的娘亲,是女娲的后人,是济人的仙女,这些都不再重要。只记得最初,白莲花一般的灵儿,在洞房之夜轻轻地哭,轻轻的唱:

“既不回头,何必不忘;
既然无缘,何须誓言;
今日种种,似水无痕;
明夕何夕,君已陌路.”

  然后逍遥,将她紧紧拥入怀中。
  即使有那样的结局,也一样觉得,这是一辈子的。

  洪水褪去,绿草阳光,温和的悬崖上,依旧是阿奴的娇小身影,她穿着白苗的服饰,忧伤地吹笛。她知道的,喜欢的人,要走了啊,带着一身伤痛。我固执地认为,灵儿和月如,与逍遥之间都有着浓烈的情感,这些情感相互交织,不止一次触动人们的心,让人可以毫无顾忌地流泪。而阿奴,阿奴不一样。小阿奴不可能追随逍遥,十四岁的女孩还不能确定这是否是爱情,这种感情来得毫无预兆,随着逍遥从神木林的树上失足落下,懵懂跳动的,是一颗少女的心。她不说,不做,一脸的古灵精怪天真烂漫。逍遥在时,她跟在他身后,他走了,她也不去挽留。初萌的情愫朦朦胧胧的,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散,她都无法把握,只是最后心底里的忧伤与释然,记忆与思念是不会变的。永远不会忘记与她的初次相见,对着古灵精怪的阿奴不知所措,携手除妖时,也为这从不穿鞋子的少女无奈(好在后来有无影神靴)。阿奴只悲伤了一次,就在结尾。家乡安宁了,心牵的人也走了。阿奴,终究是“伴月愿作一颗星”,在逍遥的心中,小心地挥下淡淡一笔。
有查到有关阿奴的一首诗,叫奴意。不知作者是谁。

《奴意》
粉饰雕琢
几许心思几许泪 空幽然
恒记曾经多笑谈
如今离落无可言 忆如绵
千思万屡一日断
惘废踌躇千百回 情何堪
暂愿落花随流水
三载波澜几载秋 纵零乱
欲使君言伤我意
已胜回眸一笑间 凭遗怨
水中亭台遥无际
遥望不觉笑意生,为君颜
若问君心何所向
奴不知,且知君心不向奴

  最后的画面,依旧月如在雪地中的撑伞。而是我偏爱月如,觉得这是仙剑中最动人的一幕。
  为什么,会爱上林月如?
  若真要回答这个问题,那简直,会让我滔滔不绝了。先借用我表哥的一句话:
“林月如啊,正义而不缺乏细腻感情。”
  不愧是表哥,一语道中精华。而像我这种小女子,却得写一些杂乱无序绵绵长长的话了。
  说起林月如,就会想到,月如,月如是死去过一次的人了。灵儿为苍生而亡,而她却单为情而死。她没有灵儿那般出水芙蓉,没有无法躲避的使命,甚至永远成不了逍遥的挚爱,只有对爱的坚定与不悔。林家堡的大小姐,本可以一生衣食无忧,荣华富贵尊享不尽,却因为爱义无反顾地与逍遥相伴,和他斩妖,除魔,风尘仆仆。这是会让人心疼的。这林大小姐,一生最向往的,就是与逍遥吃到老,玩到老。而为了这些,付出多少,守侯多久,又算得了什么呢。扬州客栈那夜,月如轻轻为趴在桌上熟睡的逍遥盖上一层被子……

  “唉……李大哥,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什么呢?”

  这是月如,唯一的独白了吧。
  而月如最幸福的时候,便是上万恶的锁妖塔之前。她终于得到了答案,逍遥说,等找到了灵儿,一切都结束之后,就带她四处游山玩水,一同吃遍天下珍味,看遍人间美景。
  那一刻,她知道,她得到他的爱了。
  这足以让月如更坚定地上锁妖塔,解救灵儿,一起活着出去,然后厮守到老。锁妖塔如此险恶,而她却是一直笑着的,心像活蹦的锦鲤一样。当看到被绑在大剑柱上的灵儿妹妹,却有火红的头发,凝碧的蛇尾,那神圣的女娲后裔的象征,就是一瞬间,让逍遥终于恢复了记忆。
  灵儿是他的妻啊。
  谁也不知道,当逍遥冲上剑柱救下灵儿的那一刻,月如在想什么,她没有镜头。
  当她再次说话时,已是一脸的微笑了。在为谁真正快乐着吗,在隐隐为谁悲哀着吗。忽然想到一个分量很重的词——挚爱。挚爱,挚爱这个词,月如她懂,这好比逍遥是她的挚爱,灵儿是逍遥的挚爱一样。在为逍遥寻到挚爱而开颜,却好像真的忘了,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什么。月如看开了罢,只是在逍遥的誓言里多了一个人,要三个人永远在一起,永远不分开了,还是能快乐的,厮守到老的不是么。
  月如从未这样,开心得像个傻子。锁妖塔坍塌的时候,她在那些破碎的石料上跳来跳去,寻找一块稳定的基石,然后将水中的逍遥与灵儿拉上来,跑出去,活着出去。
  她把手伸向他们,目光里闪烁着火光,像被点燃了一样。她永远也不会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,看见爱人的脸。

  因为她抬头,等来的,是一块庞然的太极石……

  她也许会忽然觉得,未来,原来离她那样近,逍遥的誓言里,原来只能容下两个人。
  月如,天与地都黑的那一刹那,你脑海中闪现的,是谁的脸?
  月如,你是否听见,逍遥撕心裂肺的痛哭;是否看见,他用颤抖的手揭开遗体上的白布;是否知道,他与灵儿的孩子,取名“李忆如”。

  当所有人都以为,月如再也不存在的时候,忘了一件事。
  那就是,有了月如,逍遥就不会寂寞,不会一个人。
  灵儿不见了,她陪他寻找,他忆起灵儿了,她便霍然离去,当灵儿也走了,逍遥失去了一切,当我们都以为他会在漫天雪地里独自一人默默走下去,却清晰地,再次寻见月如的身影。月如在一场悲剧里死去,在另一场悲剧里,“活过来”。有人说,被圣姑用三十六只傀儡虫复活的林月如,犹如行尸走肉一般。但若如行尸,脸上怎么会有这样动人的微笑,曾经比武台上的刁蛮,隐龙窟里的冷静,深夜客栈中的温柔,看到彩衣化蝶后的感悟,锁妖塔下的执着,都能在她微笑的脸上看见。记得在仙剑二中,月如是被真真切切地复活了,能与逍遥共享天伦。然而我却执着于结尾这一幕,将月如永远定格在这一幕。她怀中的忆如睡得正香,如月般的脸上泛起点点红霞,似冬日的暖梅,茫茫飞雪,没有一片落在她的身上,宛然是一幅人间烟火的画面。
  还是如六岁那年,觉得她会说:

  “呆瓜小贼,等你,很久了啊……” ”

  月如,再也没有遗憾了吧。
  正如那首,《君莫悲》。

《君莫悲》
红颜如月有圆缺,
君名逍遥莫悲切。
昨日总总情深种,
他夜梦里见芳踪。

  宛如轮回,看似终点的地方,也是起点。

  悲而不伤。

  朋友问我,为何不写逍遥,他才是主角,是那些红颜心中的月亮。的确,逍遥是我最初爱上的虚拟人物,那时我还在小学,一遍遍在心中涂抹他的影子。可是为何还需再写,是他将这故事串连起来,从那个被婶婶用铁锅砸醒的发梦少年,到最后的一身沧桑。只怪他命带桃花,命不该绝,为了情应尽所有,即便拼了命,也落下令他一生难解的亏欠。当人们称他为“蜀山掌门”,当他御剑在云雾中穿行,清风云丝掠过他俊秀的脸庞时,那时他在想些什么,无需再多做笔墨,因为贯穿整个故事的他,或许,就跟你我一样。

发表您的评论

*为您保密,仅用于显示Gravatar头像 (什么是Gravatar头像?)

评论:

共有 1 篇评论
  • 那一年的回忆
    #1 14-11-27 00:03

    仙剑。。。。。很爱很爱